未央

【铁虫】Shape Of Miracle

这位太太真的是优秀极了

一十一君:


是个童话,龙和勇士的故事,全文9000字


是一个关于约定和等待、时间和契约的故事


应该是我最近写过的最满意的故事了


OOC预警





Shape of miracle






唯有勇士能与红龙并肩




01




       Peter醒来的时候,天色的夜行衣还没褪利索,昏暗的云朵盘踞在天边,脱拉成一道郁郁寡欢的影子。


       清晨的空气潮湿又凛冽,他恍惚记起来他离开家门的时候,也是在这样一个泛着微光的黎明,他的婶婶把那个长相怪异的信物交托给他,照May的话说,这是从祖辈上流传下来的,寻找红龙的关键。


       他将信将疑地接过宝物。它的大小和怀表有些相似,表面奇怪的形状宛若图腾,戴上脖子的瞬间,就开始在呼吸间一明一灭地闪着光——微弱的,断续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熄灭了似的。


       “去吧。”May对他说,“去北方。”






02




       这是一个流转了千年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最英勇无畏的红龙与啃食世界树根的黑龙格尼霍尔曾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过激烈的斗争,最终两败俱伤。邪恶的黑龙损失了他的一对羽翼与一只龙眼,喘息着死去了,而红龙,则因耗尽了精神长眠于山野。


       沉睡之前,龙将信物交予他信任的一族。


       “请务必在千年之后将我唤醒。”


       然而千百年过去,没人知道红龙沉睡的地方,只道必然是在极北的山峦之上。曾有冒险家听闻故事,费劲心思想要寻找丝毫红龙的踪迹,耗费数年却一无所获。精疲力竭的冒险者们从远处归来,带来了新的讯息——北边的山脉上只有树木与巨岩、鹿群与猛兽,并没有任何“龙族”存在的气息。


       这些过往的故事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变得愈发面目模糊起来。


       然而年轻的Peter依旧一厢情愿地将这些传说信以为真,他盯着他的婶婶,用那双清亮的褐色眼瞳——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我是说,如果真的有红龙存在的话,”男孩仰着脖子,紧紧地抿着嘴角,“他在等着我们,等了足足一千年。”他又重复了一遍,“足足一千年。”


       他下定了结论——


       “我得去找到他。”


       他的婶婶叹了口气,慈爱地抚了抚他卷翘的额发。


       “我们家与北方有缘。”他看见盘旋在婶婶嘴角的笑意。她的语调缓和平稳,像是在诉说什么旧日的故事。


       窗外的夕阳渐渐隐了下去,落日的余晖挂在窗沿上,发出金子般耀眼的光芒。May就在这时转过身问他:


       “有人和你一起出发么?”


       男孩一愣,摇了摇他毛茸茸的脑袋。




       最终还是有人和他一起上了路,他的好朋友,那位和他一起长大的邻家的小胖子,现在成为了他寻龙的旅途上唯一的旅伴。




       May告诉他要去北方。


       北方是大片大片绵延不绝的山脉,怪石嶙峋,草木葱茏。他想起那些祖辈流传下来的故事——


       巨龙往往隐藏在山间。




       向北,向北,依旧向北。


       除了山脉还是山脉,除了岩石还是岩石,除了草木还是草木。


       他走在路上的时候也有过一丝迷惑。他不知道红龙是否存在,也不知道这个流传了千年的传说是否只是哪个祖辈梦中的呓语。他和Ned翻越了许多的山脉,多到他们在半途中就放弃了计数,却依旧没有发现红龙的影子,只有May给他的宝物依旧在胸前一明一灭的闪着光。他突然意识到,这趟旅途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持久,也更加艰辛。






03




       胸前的信物骤然明亮起来的时候,他们正站在一座高山的脚下。那是他一路上见过的最为险峻的峭壁,陡峭而高耸,Ned站在山脚下盯着它直皱眉头。


       Ned并不擅长这个,他能够陪着Peter走到这里已经是莫大的奇迹了。小胖子想了想,把背包拉到身前,从里头掏出了一捆崭新的工具。


       “这些绳索能让你爬得更安全些。”


       亚麻捆成的绳索粗壮结实,一头被打了个精巧的活结,另一口挂着铁质的三角勾耙。Ned拍了拍Peter的肩膀,示意男孩把打着活结的那段绑在身上。


       Peter冲他笑着摆了摆手,一跃攀上了岩壁。


       或许是来自山间族群的血脉在作祟,攀爬对于Peter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让Ned感到惊奇的是,他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的指尖仿佛沾上了什么特殊的胶水,使他能够牢牢地攀附在那些光滑得让人无从下脚的岩壁上面。


       北方的风比起故乡要冷上许多,Peter裹紧了外套,他又想或许是在山里的缘故。山里的空气总是更加清冽和寒冷,带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气息。


       故乡的老人们说,那是“神秘”的味道。


       ——龙族因此栖息于山林之中。




       高空的风很烈,呼啸中夹带着山间的水汽,前仆后继地朝着男孩的后背袭来。


       他不知道自己攀爬了多久,或许是很久,久到那些原本盘旋在自己身旁的鸟雀纷纷回了巢。但是远处的天空依旧湛蓝,就连山峦也被映照得带上了一股朦胧的青色。


       胸前宝物的光芒开始逐渐连贯,不再和呼吸似的明灭闪烁。


       他觉得自己的所有感官都在这一瞬间敏锐了起来,他听见身后的背包里面包和水壶晃动间发出相互撞击的闷响,他闻见周遭泥土和青草的芬芳,他看见山顶处空旷的岩洞,红色的泥土带着奇异的金属色泽。


       有亮红色的鳞片悄然出现在他的小臂一侧,连带着指尖也逐渐变得细长而尖锐。Peter觉得自己的攀爬似乎更流畅了一些——就像是和岩壁融为了一体——没过多久少年就窜到了山顶岩洞前的平地上。


       山顶的土地柔软且潮湿,头顶的天空泛着火烧云一般的瑰丽色泽,翻涌的猩红色云朵如同海啸,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从衣领处滑落出来的宝物开始散发出流动的蓝色光华,盈盈的,像是什么活物一般。


       睡意渐渐涌了上来,Peter想自己或许是在路程中耗费了过多的体力。


       稍微睡一下就好——


       这么想着的男孩蜷在岩洞一旁的平地上,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他可能真的是累极了,疲倦就像是一股直冲脚底的巨大漩涡,他感到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裹挟着他残存的意识,一把将其扯入深渊之中。


       这样黑暗而又飘飘然的坠落,就好像是在去往另一个世界。






04




       温柔却冰冷的风包裹着他,这让Peter想起出门时婶婶轻抚过他额头的手掌。


       那是一种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安全感。


       他似乎生来就与他人不同,对于土地和山林似乎有着别样的眷恋——山林中怎么会存在危险呢,每一丝的空气里都满溢着生命的气息啊。


       May说这是血脉里镌刻着的眷恋,他或许注定了要踏上这段漫长的旅程。


       意识逐渐回笼,他听见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像是脚步,伴随着布料摩挲过草地的声音。




       迷迷糊糊中有人背起了他。


       说起来,他第一次听到关于红龙的故事,是在多久之前了呢?婶婶让他出发去找龙的日子,又是多久之前了呢?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岩洞里。有一个俊朗的身影坐在不远处,正撑着下巴,注视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Peter站起身来,斟酌着朝男人靠近了一些。岩洞外的天色依旧明亮,橘红色的光芒洒进昏暗的洞穴,那是男孩第一次看清他。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样式板正的黑色长袍,唇周围绕着一圈修剪齐整的胡茬,霞光从身后打在身上,让他看起来虚幻得如同传说中的神明。Peter俯下身盯着他,又从他褐色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


       “你打算这样盯着我看多久?”男人挑高了眉毛,冲他笑了起来。


       “啊,非常抱歉……”男孩如梦初醒般后退了几步,和男人拉开了距离,掌骨撞击到岩洞粗糙的墙面,被磨得有些发疼。


       “我叫Peter,Peter Parker。请问您是?”


       “Tony。”


       男人起身走过来,呼啸的山风并没有吹散男人的声音,甚至也没有吹动他栗色的鬈发和垂坠的墨色长袍——他就像是身处在另一个空间,一步步地朝着Peter走来。


       胸前的宝物开始发出强烈而耀眼的光芒,手腕上的罗盘死死指着男人所在的方向。Peter在强光的刺激下眯起眼睛,他握紧了胸前的吊坠,从指缝中漏出的蓝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男孩此行的目的。


       他仰起头,盯着男人因为眨动而上下翻飞的睫毛,它们在他的脸上投下两道细密的阴影——


       “这位先生,你有见到过红龙么?”






05




       “红龙?”Tony捻着下颌的那些胡茬,“你找它做什么?”


       “呃……这件事说来话长。”男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对陌生人有所隐瞒,虽然对方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坏人,“总而言之,我和它有一个约定,我得去履行它。”


       “它和你有约却不告诉你它生存的居所?”


       “好吧,好吧,其实和它有约的并不是我。”Peter在Tony的注视中败下阵来,他泄了气般地揉了揉蓬松的额发,鼓起了嘴,看上去像是含着一只青蛙,“我也不知道是我多少辈的曾祖父——Tony你知道一千年前要追溯到哪一辈么?好吧看来你也不知道——总之就是我的祖辈们,他们曾经和红龙有过约定。不过这个时间跨越得稍微有些长了——或许对于龙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人类来说显然不是——所以我现在在这儿。”




       岩洞的尾巴淹没在黑暗中,长得似乎没有尽头。


       Peter跟在Tony身后,那男人对自己的目的似乎充满了兴趣——他用手指轻点着太阳穴,抿起了纤薄的嘴唇,沉默了半晌后开了口——“我虽然没有听说过什么红龙,但是我对这块地区挺熟悉的,至少比你熟悉。”他顿了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算了,我陪你一起去找吧。”


       也不知道Ned现在怎么样了。Peter看了看头顶,就见到岩洞穹顶凹凸不平的石块,他想起小时候听过的恐怖故事——那些奇异而又危险的生物总是生活在这样原始且粗旷的洞穴里——然而自己不仅没有被什么奇怪的动物所伤,还遇到了一个异常好看的男人,是不是应该暗自庆幸才对?


       Tony领着他朝着岩洞深处走去,直到黑暗吞没了男孩的视线,他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胸前的信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掩去了光辉,变成了最早一般平平无奇的模样。Peter不知道男人要带他去哪儿,他只能缓缓地跟着。对方似乎并不想主动挑起话头,一路上都是沉默的,只有清浅的呼吸声回荡在洞穴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孩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原本糊作一团的视野逐渐变得清晰。


       男人依旧在自顾自向前走着。


       “你就完全不想聊点什么吗?Tony。”


       “比如?”


       有水滴从头顶落下,悄无声息地晕进少年的衣袖。Peter朝前小跑了两步,溜到Tony的前头,回过身来望着他。


       “比如……你从哪儿来?”


       Tony皱着眉头,低头看向他,没有回答。


       “我从南方来。”男孩踢着脚下平整的地面,没有理会Tony的沉默,“那是一个温暖的地方,没有这里这么寒冷,也远比这里要富饶得多。”


       “我离开家的时候正好是可可豆播种的季节……你知道可可么?那是一种非常醇厚美味的甜食,吃起来就像……”


       他看了看四周,想要找个熟悉的东西来打比方。然而他想了半天,也没能从四周的岩壁和脚底的泥土里获得什么灵感。


       “就像……蜂蜜?”


       Peter正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比喻而面露愁容,却见对方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不,它们并不一样,蜂蜜比它更加甘甜,可可带着些许的苦味,但是也更加醇厚。”Peter摆动着手臂,“就像……”




       他再一次环顾四周——


       再没有别的东西能够形容这样浓厚甜蜜的质感了吗?




       Tony又站在了他的前方,正回过头看向此刻站在原地抓耳挠腮的年轻人。Peter紧紧地盯着他,像是抓住了什么难以寻觅的宝藏。


       “就像……”


       男孩再一次开了口,那是一种认真的,带有不易察觉的丝丝期待的语气。




       “就像是你的眼睛,Tony。”






06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或许从他感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在这条路上走着。


       他看到的生物都是拥有源头的,春天的草籽繁育成夏日的原野,岩洞旁的乔木也在年复一年地抽芽生长,溪流里游荡的鱼类携带着鱼卵溯流而上;那些生物也都是会走向消亡的,野草会在深秋枯萎,乔木会在冬日凋谢,就连那些勇猛精进的鱼群,也会在耗尽体力后走向生命的终结。


       从无到有,从新生到死亡。


       季节轮转,万物交替。他有时候会想,那些在日出和日落中悄然流逝的点滴分毫,比起时间,更像是生命。


       但他自己却从未感受过体内生命的流逝。似乎自他从混沌中苏醒的那一刻起,体内的时间就永远地停滞在了那永恒的一刹。


       他又想,他这样的生物或许是永生的。


       直到不久之前——又或许是很久以前,他遇到了一个迷途的青年,沿着溪流晃晃悠悠地落到他的眼前。那是自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和他有着相似特征的生物。


       他们做了一小段时间的朋友。


       那青年是个英勇无畏的战士,却总是喜欢盯着山脚下那颗歪脖子树上挂着的李子。他说他弄丢了一个朋友,那是个和他一样年轻的、友善的、一往无前的年轻人。青年离开的时候送给了他一块怀表,玻璃罩子下面的两根细棍在他的眼前一快一慢地画着圈。


       他那时并不明白那一圈一圈的指针代表了什么意义,但他觉得他们很像,走的路看上去都没有尽头。


       他疑惑地眯着眼,直到那个和麻杆一样纤细的青年重新折返回来,指着那个圆盘,告诉他,这是过去、现在、和未来。


       “再见了,朋友。”


       青年和他郑重地道别,去赶赴他第六次的未来。




       后来有一天,又一个和他自己有着几分相似的生物出现在他面前——这一位看起来要比上一位年轻不少,稚气还没有从他的脸上褪去,闻起来的气味总能让他想起春日里的朝阳。


       他背起他,借着风的浮力,一切都很轻很轻。






07




       最初Peter踏上这条追龙的道路,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厢情愿罢了。


       儿时的玩伴一脸轻蔑地告诉他,他已经长大了,不会再为那些幼时听闻的传说所蒙蔽。北方并没有龙,那些故事也全是一派胡言,这一切不过是用来蒙骗小孩的玩笑而已。


       他心怀忿忿地被丢在原地,委屈在他的眼眶里打转——就因为探险者的几句碎语,这份延续了千年的约定,就要被这样轻易辜负?


       好委屈呀。


       真是太委屈啦。




       “你要去哪里?”


       “去找龙。”


       年幼的勇士吸着鼻子如此说道。




       最先知道这件事的是他的叔叔。Ben把站在小路中间噙着泪花的男孩领回了家,替他擤干湿漉漉的鼻头,望着他眼神中的不甘,给他讲述了一个和传说不尽相同的故事。


       “现在还不是时候,Pete。”叔叔宽厚的掌心抚过他额顶的发旋,“寻龙的路途远比这艰辛得多,你得先学会忍耐。”






08




       他们继续在这条路上不知朝着哪个方向走走停停地前进着。远处的洞口缩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看起来就像是闪烁在夜里的星。


       “关于你说的红龙,有什么线索么?”Tony伸手握住了男孩的胳膊,将他拉向一边,避开了地上突起的那些石块。


       男人的手有些凉,掌心却是干燥的。Peter忍不住用指尖碰了碰男人的手腕,他感觉到柔滑的皮肉下血脉的跳动,蓬勃且有力。这让他微微放下心来,赶在Tony皱起眉头之前,急忙松开了搭对方肌肉紧实的小臂上的手。


       “故事里说他体型庞大。”Peter想了想,“应该也十分凶猛……我猜的。毕竟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哪怕是一片指甲。”


       “哦?”Tony的嗓音里带着笑意,“那你还真是勇气可嘉。”


       挂在手腕上的罗盘因为前行而晃动,金属的链子在碰撞间发出沙沙的声响。Peter伸手想要把它固定得高些,却因此吸引了Tony的注意。走在他身旁的男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他盯着金属的表盘,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和它有着相似大小的圆形物品。


       “你居然有一块怀表?”


       Peter吃惊地望着男人掌心托着的那个亮晶晶的金属物体,忍不住伸手拽了过来。


       “别人送的。”


       怀表还在有条不紊地走着,虽然无法从中知晓现在的具体日期,却能看到时刻。Peter把这块怀表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最终在底盘上发现了一行刻上去的小字——“献给我的挚友B.B.”。


       “B.B.是谁?”Peter想了想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是他的朋友?”对方想了想回答说。


       “他?”


       “之前见过的人,他给了我这个。”Tony接过怀表,将它稳妥地安放在衣兜,“比你年长,是个战士。”


       “哇哦。”


       这时候Peter突然想起,自从在奇怪的洞穴里醒来后,他就再也没注意过罗盘的情况了。漆黑的洞穴里看不到星辰与太阳,自然无法辨别方向——那他们现在是在朝着哪里前进呢?这条道路的终点又指向何方?他又想起胸前挂着的信物,刚才在洞口还亮得出奇的物体上的图腾,此刻却像是没了能量一样暗淡无光。


       这可真是太奇怪了。Peter心想,May说要去北方。他盯着腕上的罗盘,却发现红色的指针正牢牢地锁定在他的右侧。他们走过了一个拐弯,原本宽阔的甬道突然变得狭窄起来,他跟在男人的身后,惊奇地发现罗盘上红色的指针转变了方向,这回指向的是他的正前方。


       男孩疑惑地盯着那小小的表盘,伸手戳了戳Tony的脊背。


       “你身上是不是有磁石啊。”他问。






09




       Peter是在一个温和的春日里离开家的。


       那是一个带着浓厚水汽的清晨,薄雾凝结在睫毛上,眨一眨眼就滑落下来。男孩背着背包站在风中,他的短发被吹得乱糟糟的,但是眼睛却很亮。


       Peter并没有在离开之前同那位骄傲的朋友告别,也没有在路上遇见那些来自异乡冒险者。在层层山峦中穿行的他,逐渐淡忘了最初的那一丝不甘。前往北方的旅途并不轻松愉悦,甚至漫长得似乎没有终点。但他知道,每多走一步,自己便离那条沉睡在山野间的红龙更近一些。


       叔叔告诉他,北方的龙是极凶猛的龙,没有人能够驯服它,是有名的恶兽。


       千年前他们的族人曾生活在北方,他们帮助红龙与格尼霍尔战斗,为了感激他们,红龙在耗尽精神之前取下了它珍贵的鳞片,将其凝结成了象征誓言的信物,赠与了他们缔结未来的钥匙。


       信物就是那个吊坠。




       “我们这么一直往前会走到哪里呢?”男孩往高处蹦了蹦,似乎想要看到道路的尽头,“会不会我们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了呢?就和一个循环一样?”


       “不会的,Kid。”Tony说,“会有终点的。”




       千年的时光太过漫长,盛极一时的山中一族在四处迁徙的过程中逐渐人丁稀落,那些约定和传说,也四下消散,被遗忘在时间和路途之中。


       “Peter,时间到了,去找龙吧。”Ben拍了拍少年的日益宽阔的肩头,像是男人对男人那样。


       Peter捡起了它们——


       男孩沿着时光的长河逆流而上,奋力赶往那不可知的前方。






10




       他在途中也是想过放弃的。


       比如在被蚊虫叮咬到彻夜难眠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湿衣服裤腿的时候、被猛然窜出的野兽无止尽地追赶的时候。


       又比如翻越过一座新的山岭却依旧一无所获的时候。


       他有时候也会想,这些故事会不会只是前人流传下来的念想而已。


       既然是凶恶的猛兽,那为什么又要缔结下契约,让后人哪怕历经千难万险也要将它从沉睡中唤醒呢?


       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他还是没能够弄清这个问题,不过他现在觉得那个旧日的故事看起来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较之前更加宽阔的地带,Peter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岩洞中隐隐流动的风,它们轻柔地带起了他的发梢,抚过他的脸颊,带来水汽和植物的味道。


       脚下的路面却从这里开始变得越发蜿蜒和崎岖,散落的土丘和突起的石块在不断向前方延伸,Peter有些站不住脚,行走也变得艰难了起来。他略作思忖,决定攀扶着一侧的石壁向前挪动,谁知刚准备往左边移去,就被突然出现在脚下的土块绊了一跤。男孩重心不稳地晃荡了两下,在往前倒去的瞬间,他被一股向后的力量骤然拉扯了回来。


       Tony紧抓着他的手腕,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小心点,抓好我。”




       手腕被抓住的瞬间他感到了令人安宁的凉意,他反手握住Tony的手腕,将身体的重量交托给对方,任由对方拉着向前行进。


       他们绕过一个拐角,又绕过一个拐角,直到道路重新变得平整而开阔,周遭的岩壁也不再布满了像是被巨大的利爪颤抖着撕裂一般不规则的凹陷。那些有水流蔓延过的地方甚至生出了苍翠的青苔,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昏暗的岩洞中,顽强而坚毅地生长着。


       迎面吹来的山风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劲了些,它们从Peter的面颊上滑过,将男孩额前的刘海和耳后的碎发撩起来,露出好看的脸型。


       他想,出口或许就在前方了。


       Peter开始有些雀跃起来,心脏也如同擂鼓般砰砰砰地跳动着,胸前悬挂着的吊坠又开始散发出隐约的光,伴随着摆动一下一下地撞击在少年的胸膛之上。


       ——就像是安放在体外的心脏。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个想法,但是显然对此抱有疑惑的除了他还有Tony,男人指着他胸口的亮圈,问他:“这是什么?”


       他不得不把吊坠从衣领里拿出来——它还带着男孩的体温,温热的,闪烁着,静静地躺在男孩的掌心中央。他绕了个圈面对着男人,深褐色的瞳孔在略显昏暗的岩洞中看上去像是有细碎的亮光,他直勾勾地盯着Tony深邃的眼眸,缓慢又认真地回答:


       “这是信物。”


       独一无二的信物,红龙存在的证明,也许会变成让Peter成为最聪慧勇敢的冒险者的道具——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不是这些。


       传颂的故事不是最重要的,尘封的过往不是最重要的,红龙的力量也不是最重要的。独一无二的信物是什么,长成何种模样,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信物为何,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它承载着那些流转了千年的誓言与羁绊。




       洞穴的前方泛着微微的亮光,那是从终点处传来的讯号。






11




       “我们这是在哪儿?”


       “这是我醒来的地方。”Tony说。






12




       他将少年背起的那一刻,男孩颈间的吊坠落了出来。


       这个吊坠很奇怪,上面不合常理地闪着莹光,那种湛蓝色的光芒勾勒出了一幅奇怪的纹案,像是什么神秘的图腾。说来也怪,明明是这样奇特的纹案,却总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熟悉感。


       就像是自己曾经在哪一处见过它一样。


       这完全是一种没来由的直觉,就像他总觉得自己是在等待着某一个重要的瞬间一样,笃定却又毫无依据,自己想着想着都觉得荒诞到能撇着嘴笑出声来。


       山间的风和他一起承担着这个年轻躯体的重量,那少年一直安静自如地睡着——似乎是很累,趴在他的肩膀上,怎样的颠簸都不能叫醒他。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在他小憩的洞穴中醒来。


       “我叫Peter,Peter Parker。请问您是?”少年开口,声音如同穿过溪流的竹叶,颀秀而嘹亮。


       “Tony。”


       他盯着少年被风吹乱的栗色鬈发,半晌后回应了他。


       Peter眨了眨眼,他发现那少年的眼睛和琥珀有些相似,不同之处是比起那些珍贵的松脂,少年的眼睛还要更加清亮一些。他起身朝着Peter又走进了一些,他看到男孩仰起了脸,下巴被胸前吊坠上发出的强光照得蓝莹莹的。


       他问:“这位先生,你有见到过红龙么?”


       他想他应该是没有见过的,但他总觉得这一切都莫名的熟悉。他带着男孩朝着岩洞的深处走去,穿过那片曲折漫长的黑暗,来到他最初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原点。






13




       “这是我醒来的地方。”Tony对他说。


        Peter毫无防备地,被突如其来的阳光覆盖了视野。Tony站在他的身前,日光肆无忌惮地从他的发梢摩挲到胸口,手法娴熟而暧昧。






14




       红龙将信物交给他信任的山中一族。


       “请务必把我从梦中唤醒。”






15




       这是一片平坦的山间盆地。


       盆地的正中央立着一块石碑,上头爬满了绿色的藤蔓。Peter走上前去,透过那些植物的缝隙,看到了一串属于北方国度的文字。


       “To…ny…Sta…rk。”


       他用北方国度的发音将这串模糊不清的文字一点一点地念了出来,这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咒语,倒像是什么古老的姓氏与名字。




       Tony Stark。




       Peter依稀记起,在北方的国度里,Stark是龙族的姓氏。


       胸前的信物又重新发出刺眼的光芒,蔚蓝的,盛大的,像是要把少年包围起来一样的。


       “红龙先生。”他转过身,看向身后站立着的小胡子男人,“或许我应该喊你Mr.Stark?”






16




       请务必在千年之后把我从梦中唤醒。




       婶婶把信物交托给他——


       它会指引你找到红龙。






17




       他想,这应该就是这趟旅途真正的终点了。




       他摘下自己胸前的坠饰,走到Tony身前。湛蓝色的信物从他的手中飞出,像是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在半空中划了个圈,悄然隐没在Tony的胸前。


       ——那是红龙胸口处的鳞片,生长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无论是多么漫长的混沌,终有被破开的一刻。


       怀表的指针滴滴答答地停了,像是无尽的循环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终焉。Tony像是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物,他走到男孩跟前,温柔地抬起他的下颌。


       “完全唤醒龙还需要一点契约。”




       他微笑起来,轻轻地吻了他。




       脚下的地面开始颤抖,脚底的土地化作虚幻又重新凝结在一起。Peter感觉自己坠落又触碰到了巨大的温热躯体,狂风冲刷着少年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带着他的眼泪回到泥土深处。他闭着眼睛抱着龙的后颈,直到愈发强烈的阳光透过紧闭的双眼染红了他的视线。


       Ned站在山脚,看见传说中的那条巨龙腾空而起,迎着白日耀眼的光辉翱翔于天际。






18




       红龙从不为人驯服,唯有勇士能与其并肩。


       Tony在迎面吹来的狂风中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前,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明。






end.

评论

热度(258)